首页 > 实话实说 > 村霸村长目无法纪 法院法官有法不依 九旬老人无家可归

村霸村长目无法纪 法院法官有法不依 九旬老人无家可归

来源:www.hebei9.com 2018-01-29 16:15:11
  我叫王文会,妻子叫刘桂英,我们是河南省焦作市解放区王褚乡东王褚村南水北调绿化带的拆迁户。在对我家拆迁工作中东王褚村村长兼村支书张志强肆意践踏法律、拒绝按照法院判决结果执行拆迁,解放区法院执行厅负责人苗滋滨在有判决书、有执行书的情况下拒不依法执行,致使我们老两口十余年来无家可归,漂泊在外。具体事实经过如下:
  我和妻子刘桂英、弟弟王文得在南水北调绿化带拆迁区共有三座房屋,在2008年南水北调办公室丈量登记时,因家庭纠纷,王小明、张冬霞强行将两座房屋登记在自己名下,我们不同意,经解放区南水北调办公室、王褚街道办事处、东王褚村村委会等多方调解协商后,此登记只作为拆迁登记使用,不作为房屋产权和拆迁赔偿依据,东王褚村村委会决定将我夫妻二人名下的三座房屋暂时分别登记在王小明(被告)、张冬霞(被告)和村委会名下,日后待法院判决后按照法院具体判决结果再进行房屋分配。
  2008年5月9日我们向焦作市解放区法院提请诉讼。2012年9月15日,解放区法院就此案作出判决,将位于解放区王褚乡东王褚村516号(南水北调编号7-7、11-37)、539号(南水北调编号12-35)的三处房产,归原告、被告共有。同时,已明晰所述房产的所有权比例,原告占70%,被告王小明、张冬霞各占15%。2013年3月被告王小明、张冬霞不服判决,又向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经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后下发民事判决书,判决结果是“驳回上述,维持原判”。
  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后,我们于2013年6月向东王褚村村委会及村长张志强提出申请,要求按照法院判决来执行房屋产权分配,同时东王褚村村委会也出具证明称将以法院判决为准来进行房屋分配。2013年8月我们申请解放区法院立案执行。2014年8月法院将判决书寄往村委会,我们要求东王褚村村委会按法院判决执行产权分配,东王褚村村长张志强无动于衷,不予处理。无奈之下,我们又到解放区法院要求强制执行,当时接待我们的解放区法院执行厅厅长称:在南水北调进行拆迁时随时都可以执行。
  2017年3月南水北调绿化带工程开始拆迁,我们为了积极响应市里号召,不影响东王褚村村里拆迁工作的进度,于2017年3月1日起每天到东王褚村村委会找现任村长兼村支书张志强,要求按照焦作市人民法院判决书和东王褚村南水北调拆迁安置办法签定拆迁补偿协议,并同时将此情况反映给了当时负责东王褚村拆迁工作的焦作市解放区副区长申运生、成万森和现任东王褚村驻村第一书记徐来水,他们三人统称我家的拆迁补偿这事只有东王褚村村长张志强一人说了算,于是就让我们去找张志强办理,但在我们找到张志强后,他说我们拆迁补偿的事情他随时都可以解决,但却迟迟不给我们解决,我和老伴都是将近90岁的老人了,风里雨里我俩多次去村里找村长张志强解决,但作为一村之长的张志强,百般推诿,故意刁难,明里一套、暗里一套,拒不给我们解决,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为村民谋福祉的父母官还是贪腐成风拒不作为的村头村霸。我们老两口在东王褚村村委会解决无望情况下,没有办法我们老两口只有到解放区法院执行厅再次申请执行,寄希望于秉持公正的法院,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解放区法院的执行厅负责人苗滋滨却对我们说判决书没有执行内容,不给我们执行。当时我们老两口觉得是晴天霹雳,五雷轰顶,打了这么多年官司好不容易官司打赢了,到现在换了一任执行厅负责人,就说判决无内容,无法执行了。难到我们占70%份额,王小明、张冬霞各占15%的房屋分配,不是内容吗?我不明白是人变了还是法律变了?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就不相信这共产党的天就没有个能说理的地方。
  就在我继续奔波找相关人员解决执行问题的时候东王褚村村委会及村长张志强在2017年6月底的一天夜里,在没有和我们签拆迁协议,也没有给我们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将属于我们的三座房屋全部推翻,致使我们存放于房屋内的价值几十万元的货物、财产全部损毁。事后我们找到张志强问他为什么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推翻我们的房屋,他默不作声拒不回答。2017年7月初我们得知,东王褚村村长张志强私下与被告王小明、张冬霞私自签定拆迁补偿协议,非法将我们的三座房屋(包括登记在村委会名下的房屋)的拆迁补偿款二百余万元和三座安置房屋全部补偿给被告王小明、张冬霞和其儿子,致使我们老两口到现在仍无一间安置房屋也无分文拆迁补偿款,导致我现在无处安身,在外租房勉强度日。在得知此事后,我们再次找到东王褚村村长张志强,他见事情败露,社痞、村霸的表情跃然脸上,蛮横的对我们说“法院判决算个屁,就算你们拿着判决书也没有用,反正我就是这样处理的,你们要是不服气,有本事告我去,你们把我抓起来吧,看你们能把我怎样。”
  申述无门,解决无果,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到王褚办事处信访、纪委和解放区信访局、解放区纪委多方反映此事,工作人员均称要解决这件事只有东王褚村村长张志强一人。没有办法我再次来到解放区法院找执行厅负责人苗滋滨,多次求其前去执行,但其仍宣称即使有判决书也无法执行。后经我们多方求告,王褚街道办事处副书记协调解放区法院工作人员到村里调解此事,但张志强拒不露面,调解一事也因此作罢。
  我们手持法院判决、南水北调证明、村委会证明,等了十多年、盼了十多年,却因为东王褚村村长张志强贪赃枉法、藐视法规、践踏法律的行为,让法院公平正义的尊严在一个村长这里扫地;解放区法院执行厅负责人苗滋滨在有判决书的情况下拒不执行、不作为。其行为更是让省高院“要在两年内解决执行难”的要求上大打折扣!我们现在房屋被拆,享受不到国家南水北调拆迁补偿政策,法院判决也成了一纸空文。东王褚村村长张志强作为一村之长,本应主持公道,但其却对我合理要求百般刁难,千般推诿,对法院的依法判决拒不执行。即使他的上级主管部门街道办事处、解放区工作人员也对其束手无策,他目无法纪,无视判决,只手遮天,他的做法于情、于理、于法都站不住脚,只会让人神共愤,天理难容。十多年来我们年近90岁的老人在外租房居住。我们年岁已高,只是一名普通百姓,既无权也无势,但在共产党领导的时代也不能任由村霸恶人欺负,起初我们为了不给政府添乱,私下调解。他说我们是纠纷、调解不了,我们就只好打官司,可现在我们是赢了官司,却输在了执行。拿了判决书,张志强说:“法院判决书啥也不算,村里的事他一人说了算”;解放区法院换了一任执行厅负责人,解放区法院的判决就变成无法执行了。都说官司难打,执行难,我以为我们赶上了好时候,国家提倡了公正、法治,法院也在努力解决执行难的问题,可是没想到我们在执行判决的过程中,仍然遇到这样目无法纪、不作为、乱作为的官员。官再大,大不过理、大不过法,他们的所作所为还是应该在政府的监督下,法律的指导下,我们就是想知道天底下到底有没有能解决问题的地方,我现在都不知道我们老两口还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房子,能不能看到法院的判决公正顺利执行下去!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应该找谁处理?

  
  
  
  
  
  
  
  
  
  
  
  
  
  
  

分享到:
收藏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QQ:37389077
Copyright@2016 www.hebei9.com 冀民之声

闽ICP备150078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