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实话实说 > 老知青困难,知青众群友不等不靠春风送暖热人心

老知青困难,知青众群友不等不靠春风送暖热人心

来源:www.hebei9.com 2018-02-13 08:42:11
  他叫丁绍江,1948年3月20日出生,原籍四川,现住在一个叫不上名字的地方。一九六八年六月六日从淄博下乡到当时的惠民地区的惠民县,一九七二年底就业于沾化县农具厂,一九九零年因单位长期不发工资,无法生活下去,只好回淄博打工维持生计。因长期没有户口,也没有办理身份证,只能从事一些极为低端的体力劳动。收入自然也非常低,仅能维持一种在别人看来都是难以想象的生活。现在他已经再过一个月就满七十岁了,却连最基本的生活来源都没有,他在现在住的地方没有户籍,什么也办不了;到沾化去,不用说路费都是个问题,就是到了沾化,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因为他没有户籍关系,也就什么事情也都办不了。前年十月份,靠原下乡一个知青点的人的帮助,他才恢复了户口,办理了身份证。身份证上虽然证明他在沾化的住址,但是没有一点用的,因为他在沾化无立椎之地,也就别谈住的地方了,只是办理户籍没有住的地方不行。他现在找原来的农具厂,但现在厂里什么档案也都没有了,他希望政府能给他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沾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就是因为他没有档案,至今纠结在档案的问题未能解决社会保障问题。
  根据国家的行政规定,一九九五年之前企业职工的工龄劳动保障部门按视同缴费年限来计算。他一九九零年离开单位之前的下乡和就业工作的时间,就远远超过了十五年,怎么退休的事情就没有他的事儿呢?虽然当年的沾化县农具厂档案都没有了,但他又不是这个厂的档案管理人员,他应当是没有任何责任的。他希望政府能关心一下他这个极为特殊的情况,让他的老年生活还能进行下去。他现在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靠亲友的接济,但亲友的接济能接济到什么时候?
  今年的冬天也是很冷的,可连取暖的煤都没有钱买,冬天怎么过?他希望政府能考虑一下他的情况,实在是不容易,用句别人的话说,他是每天都有可能冻死可能的。我们都不知道沾化这个地方的政府的人,心理有多么“坚强”,听到这个事情心里怎么能“安稳”得住?
  现在这个问题解决的关键在于他有没有档案?实际上他并不是没有档案,他从下乡之地被沾化县招工参加工作,没有档案怎么能行?档案为什么没有了?他的档案到底去了哪儿呢?是在企业改制过程中被人烧了。再加上他长期脱离原先工作过的地方,他不光档案没有了,连户籍也没有了。直到2016年10月底,在别人的帮助下,才恢复了户籍,办了身份证。政府有的人现在的态度是,你没有档案我就不能给你办社保,我就没法管你。作为他本人来说,他只是一个没有档案的受害者,他对自己档案的丢失是没有一点儿责任的。对于这样一个受害者,政府就没有一点儿办法了?让他自生自灭?其实,政府只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太难,他在下乡之地有的证明,在工作之地虽然档案没有了,但招工就业的记载或行政档案不可能没有,一块工作的人还有活着的。何况我们也到沾化的公安部门查询过了,丁绍江的户籍在1972年就是由沾化农具厂通过原沾化劳动局的招工计划办理的户籍。既然户籍和身份的档案都恢复了,工作的档案有什么理由不能恢复?对于这样一个极其贫困和弱势的公民,任何一个有点儿同情心有点儿责任感的政府工作人员,都不可能坐在一个没有档案的理由上,任其这样下去,任其挨饿受冻,甚至任其自生自灭。
  以与沾化的相关部门直接联系,现在也得到了一点相关消息。一是沾化的相关部门在舆论的关注下开始注意了这个信息,但目前来看,虽然我们在网络开始透露甚至呼吁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但相关部门仅仅是“开始”,且也仅仅停留在只是“注意”上,也多少且有点“意向”,但也同样只停留在“意向”上。并没有采取一点儿具体或看得见的行动。
  最新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儿就是,在中央四部门2018“春风行动”的号召下,丁绍江的事情2月1日在当地知青网上开始披露立即引起了当地老知青的关注,当地老知青群友没有象那个有责任关心自己的公民的沾化政府一样、近两个多月的“开始”、“注意”和“意向”,几天之内就汇集了捐款一万多元。2月6日春节之前当地知青二十多人将一万多元现金和一些过年用品去看望了一下丁绍江,情景相当感人。只是不知道沾化区政府怎么看这个事情?
  别的也不能说得太多,说得多了不知道又会得罪谁?
分享到:
收藏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QQ:37389077
Copyright@2016 www.hebei9.com 冀民之声

闽ICP备150078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