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众评 > 安徽还有法制吗?

安徽还有法制吗?

来源:www.hebei9.com 2017-12-22 02:43:37
  2016年10月15日(星期六),笔者因北京二中院行政上诉案审限期临近进京,16日中午抵京,下午去图书馆数字共享空间,登录法院举报网,禀告北京二中院笔者已进京。17日到中纪委和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上访,18日、21日到北京二中院提交诉讼材料。23日下午笔者乘坐20路公交车在永定门长途汽车站下车,被安徽安庆市信访局接待二科科长驻京杨吉富雇北京具有黑社会性质人员,抓绑塞进一辆越野轿车,抢走手机不准报警,绑送安庆市公安局华中路派出所。笔者反抗无用冷静后,拿出北京二中院诉讼材料收取单,告知进京上访起因。
  
  
  次日七时许,途经安徽肥西县丰乐高速服务区,笔者上卫生间出来,看见绑送车旁停着一辆长途大巴车,待跟随监视绑送人上车,迅速跑上大巴车,向车上乘客简单诉说进京上访在北京遭绑架之事,求助提供手机报警,一乘客伸出援助之手,肥西县公安局丰乐派出所出警。反被安庆市迎江区人民街道办事处书记朱友松,指派安庆市公安局华中路派出所所长丁德胜(带着一名女警察)、办事处主任陈根林(带着社居委两人),开车赶到肥西丰乐派出所,捏造“自称要去北京上访,安庆警方要带她回安庆,但是半路逃离到一辆大巴车上被车主拒绝”的接处警文书。指使抓绑人员在高悬国徽丰乐派出所屋内将笔者打倒在地强行拖进绑送车内。提供2016年10月24日安徽省肥西县公安局接处警文书截图
  
  丁德胜一行人驾车在前面带路(故意慢速驾驶),笔者在绑送车内,抓绑人挥拳施暴,到达华中路派出所,笔者面目全非,瘫坐在审讯室。救护车担架将笔者从审讯室抬出拉到医院,经诊断轻微脑震荡,肋骨、颈骨多处骨折。安庆市接处警单位迎江区双井街派出所以殴打的地点不再其管辖内,是政府行为不立案,也不出具接处警文书。迎江区人民街道办事处称抓绑殴打笔者的人是北京保安(10时许离开丰乐派出所,下午1时30分到达华中路派出所,不足两小时车程,用了三个多小时)提供迎江区街道办事处在病床前监视笔录首页
  
  因住院治疗费,2017年1月4日,笔者将人民街道办事处向迎江区法院提起行政起诉,当日裁定不立案。随即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以未提到证据证明该起诉殴打行为存在驳回上诉。2月27日到安徽省高级法院申请再审。3月26日将两次退回补正后的再审申请书,寄给了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之后,多次寄信、前往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询问进展。10月拨打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12368热线,告知9月14日立案,未安排法官。2017年即将结束,未见立案文书。安庆市信访局杨吉富,已提升为市信访局副调研员,华中路派出所所长丁德胜已调入安庆市公安局纪委。

分享到:
收藏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QQ:37389077
Copyright@2016 www.hebei9.com 冀民之声

闽ICP备15007808号-1